top of page

[大推]《向太陽墜落》作者:兮樹


4星++ 師生戀/雙向救贖/年齡差接近十歲 異國奇緣/情有獨鍾/西方羅曼 聖父教官x問題少女 27萬字

簡介:
問題少女彌雅迎來了新任指導教官蘭波:他溫柔正直又善良,不抱偏見,不懂憎恨,恍若聖人。
——聖人愛所有人。
但這也意味著,聖人不會偏愛任何人。
彌雅偏想成為蘭波心裡特別的「那一個」;
哪怕不擇手段,她也要將聖人拉下神壇,據為己有。
-
彌雅雙手捧住青年的臉,在唇與唇的距離歸零前停住:「有那麼一個故事,公主為了親吻聖人的嘴唇,不得不砍下他的頭顱。蘭波教官,幸好我不用做到那一步。」
*架空,聖父x刺頭少女,HE
*大概是披著聖人皮的怪物與披著怪物皮的聖人之間的救贖系愛情故事
*純屬虛構,登場任何人物的觀點都不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文案台詞致敬奧斯卡·王爾德《莎樂美》
*不申榜,存稿箱18點更新,如果沒有當日就是沒有。
2020.03.29 給J的禮物,生日快樂。
微博@兮樹
內容標籤: 異國奇緣 情有獨鍾 西方羅曼
搜索關鍵字:主角:彌雅,蘭波┃配角:更多完結文戳專欄┃其它:西方羅曼
一句話簡介:聖父x問題少女
立意:珍惜和平,愛與理解帶來救贖

「我可以再在這裡待一會兒麼?我不會打擾你的。」 「當然。」 再度在琴鍵面前落座,蘭波從頭開始,認真地彈了一遍之後停戰紀念慶典上要伴奏的曲目。演奏完畢,他似乎放鬆了許多,抬眸看向彌雅的方向,視線卻還是在最後的關頭從她身側游移著繞開,落定在她身側的牆面:「你可以找個地方坐。」 「坐下我就看不到你的表情了。」 蘭波一怔,沒明白她的意思。 「上次聽你彈琴的時候我就覺得,我很羨慕……甚至有些嫉妒鋼琴。」彌雅走過去,撫摸了一下立式鋼琴光潔的表面。牆上的音樂家肖像玻璃上蒙著薄灰,鋼琴卻經過精心擦拭。她懷疑來這裡上音樂課的教員是否有打理鋼琴的閒心,愛惜對待這架鋼琴的更可能是蘭波。 自從她與蘭波的關係發生變化,或者說她的心思改變,他們的角色似乎就開始顛倒,她成了說話更坦誠直接的那一方。想到這裡,彌雅輕笑了一聲:「面對鋼琴的時候,你好像才能略微敞開一些平時藏起來的部分。你在和它對話,而那些事……你絕對不會和任何人說。」 「這番話也可以用來形容你。」 彌雅輕顫:「什麼?」 蘭波眉眼間掠過淡淡的懊悔。但他不會否認已然說出口的話,自嘲地垂下視線:「之前我也坦白過,和你相處時,一些無法對他人袒露的事,我能相對輕鬆地說出口。我很難說清楚為什麼。」 「而你不喜歡那種感覺?」 「那很可能只是因為在你面前,我所謂的痛苦都顯得淺薄且微不足道,我不用費心去否定它們確實存在。而那讓我感覺自己分外卑鄙。」這麼說著,他苦笑了一下,「你看,我又不由自主向你坦白了。」 「但你今天和之前不一樣。」 蘭波怔然抬頭。 「從剛才開始,你就不敢正眼看我。」 他的神情微微凝固。 「看著我。」 彌雅挪動了一點點,強行重新進入他游移的視野。 蘭波目光閃了閃,沒有再負隅頑抗。 她的聲音壓低放緩,收起了平日里尖銳的刺,軟軟地要將他最後那一點真心話也勾出來:「你看到了什麼?告訴我。」 蘭波面上閃過掙扎之色。 但他確實已經在又一次地看她,不是洞悉微小細節後隱藏的秘密的那種冷靜探究,不帶分析的目的,而是以最原始最簡單的方式,看見外表,並為中意的部分所吸引。 彌雅盡可能站直。 她希望他看見被薄紅熏染的嘴唇,透出血色的臉頰和耳根,從敞開第一粒釦子的襯衣領口中露出的脖頸和鎖骨,因微汗濡濕貼住的襯衫,束進裙頭的襯衫勾勒出的腰身,刻意卷短的褶裙與小腿襪之間的皮膚……哪一處都是卑鄙不入流的伎倆,但她也真心希望能被他看到。 他說他比她大近十歲,其中不含惡意的指摘則是她太年輕。 換作別人,可能只會沾沾自喜。但正因為蘭波是蘭波,是彌雅所迷戀的蘭波,他明知道這年齡與見識的差距於他多麼有利,卻還是拒絕佔這個便宜。 蘭波見過她無法想像的廣闊風景,也一定遇到過、甚至可能愛過其他更有趣更厚重的靈魂。彌雅知道自己的年輕是淺薄,也不幻想她能匹敵或是戰勝那些幻影一般的存在,但年輕是她唯一能拿上檯面一搏的武器。 彌雅曾經那樣憎惡又恐懼的凝視,她渴望能在蘭波眼裡尋到。 她只希望,他不會因為有其他人以這樣的目光看過她而嫌她骯髒。 「你看到什麼?」她再一次問。 蘭波宛如突然從夢中驚醒,身體一震,快速答:「任何人都會覺得迷人的年輕女性。」 「我不想知道'任何人',我想知道你。」 「彌雅,我--」他閉了閉眼。 「你在害怕?」彌雅走得更近,「你答應會試著愛我,卻害怕真的被我吸引。我可不可以認為,你在耍賴?」 蘭波露出準備殉道似的僵硬表情。 彌雅走到他身前,只有半臂的距離,抬起頭。

 

啊~又是兮樹大大的書,之前《我只是饞你的嚮導素》那本實在太喜歡了,曖昧寫得很可以,看到兮樹大大新書剛完結我就衝了,這本開頭女主真的好慘好暴躁,應該會有一堆人無法接受被逼退,女主刺蝟狀態大概要過了20幾章才會好轉,我就直接劇透了,因為其實看幾章就猜出大概女主為啥這麼慘了。

這本的世界觀是帝國概念的,女主是孤兒院出來的,而孤兒院的少年少女們,因為大人們對孩童的緊戒心較低,帝國充分利用這些少年兵的優勢,被培養成少年軍,針對一些重要的工廠、使館去掠劫放炸彈,女主也是少年軍其中一員,而男主呢,也曾是這個背景有沾上邊的人,男主的妹妹死在這些少年軍的手裡。但光少年軍殺人的罪悪感是不會讓女主這麼暴躁的,還有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女主曾經的一位教官強姦了女主,所以女主自我厭棄,也自殺未遂很多次。 故事的開頭是在改造營,男主是女主的教官,她一開始對男主這麼厭惡,就是因為前面指導女主的那位教官,也是曾經像男主這樣溫柔地接近她又毀了她,所以前期都是男主默默地承受著女主的負面情緒,慢慢讓女主發洩情緒,還跟女主說著:「我沒有選擇仇恨,決定成為現在的自己。彌雅,你一樣可以做決定。」當男主聽到女主娓娓道來自己的故事,不自覺眼淚浮上來的那刻,我也默默有點鼻酸。

男主聖父光環實在太強大了,他因為不想要女主繼續自我厭棄,也自揭傷疤述說給女主聽,說著我不恨著少年軍的你們,你們都是沒得選擇的人,每個人都有苦衷,女主啞口無言但內心也漸漸放下對男主的心防,被男主溫暖的手慢慢拉了出來,隨著男主見識、接觸著外面的世界,嚮往起改造營畢業後的生活,也開始對男主的感情起了變化。

女主年輕,飛蛾屬性,一明確知道自己對於男主那些心裡種種不開心的跡象,來自於動心,就明確的跟男主告白了,有意思就在這兒了,男主答應女主做她的戀人,卻不是真正的動心才答應的,他單純想讓女主好好畢業,畢業之後她會看到更多的人,到那時候就會對他這個曾經的教官一笑置之,連男主的女同事都說:有幾個男人能在小姑娘的熱情攻勢下克制住自己,擺明不信唱衰男主XD 不過男主真正開始對女主認真的時候,劇情就一路開始帶感,後期劇情實在太猛、太刺激了,男主的情感糾結完全有寫出來,這邊我就不多說了,有興趣就自己去瞧瞧~

感情線很順暢,整本架構很穩,節奏也比上一本我看的順了很多,一口氣讀完真的爽,但就是基調比較沉重取向的,最後真的有像作者微博說的有治癒到,而且兮樹大大的文筆真的有進步,這作者不火真的天理難容!!!女主也如作者說的,有玫瑰帶刺的感覺,男主真的就是溫柔聖父感有出來XD好好看,給大推~但...因為沉重取向不是我平常愛的調調,我應該不會看第二遍XD 但這本真的入股不虧,齁垮~​

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