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偏中推]《芙蓉妝》作者:荔枝很甜


4星+ 典型古言甜文/追妻火葬場/真香文/宮廷侯爵 天作之合/甜文/復仇虐渣 38萬字

簡介:錦州商戶沈家有一女,長得國色天香,如出水芙蓉。
偏偏命不好,被賣進了京都花地——花想樓。
石媽媽調了個把月,沈時葶不依,最後被下了藥酒,送入房中。
房裡的人乃國公府庶子,惡名昭彰。
她跌跌撞撞推門而出,求了不該求的人。
只見陸九霄垂眸,唇角漾起一抹笑,蹲下身子,輕輕捏住姑娘的下巴。
「想跟他,還是跟我?」
後來外頭都傳,永定侯世子風流京都,最後還不是栽了。
陸九霄不以為意,撿起榻下的藕粉色襦裙,似笑非笑地倚在芙蓉帳內。
嘖。
何止是栽,命都攥在她手裡。
-
陸九霄的狐朋狗友都知道,這位浪上天的世子爺有三個「不」字:
其一,不碰未破身的姑娘。
其二,不許人留宿枕邊。
其三,不喜女人哭。
可後來,狐朋狗友們發現,陸九霄他不僅碰了那個小姑娘沈時葶,還在青天大白日下,見到沈時葶從陸九霄屋子里哭著出來。
後頭追來一道語氣不善的聲音,「沈時葶,你再哭試試?」
隨後,男人的口吻帶著些許玩世不恭的縱容,「我讓你咬回來,別哭了成嗎?」
狐朋狗友目瞪口呆:您要是中蠱了您就眨眨眼?
閱讀指南:
1.【排雷】男主非c/前期巨浪/輕微神經病/真香
【人設不完美】
2.架空,架得很空很空,勿考據。
【20190913】
內容標籤: 宮廷侯爵 天作之合 甜文 復仇虐渣
搜索關鍵字:主角:沈時葶,陸九霄┃配角:賀凜,賀忱┃其它:預收文《驚雀》
一句話簡介:跟我,我疼你
立意:披荊斬棘,待得天明

他道:「求我,今日就便不必回去了。」 白日里的甜水巷闃寂少人,不遠處的秦樓楚館時不時傳來幾聲姑娘家開嗓練歌的動靜。見到有華麗的馬車停在巷口,便從窗子上捏著嗓音笑道:「是哪家的官人呀?」 沈時葶弓著身子,以一種極不舒適的姿勢站在狹小的車廂中,對上陸九霄那雙傲慢的眸子,她有一瞬間的怔忪。 不回花想樓,他要帶她去哪兒? 但沈時葶很快便回過神來,與陸九霄這個陰晴不定的貴公子呆在一處,她還不如窩在木香閣。 是以,小姑娘輕輕掙了下胳膊,將手頭的書抱得更緊些,溫聲道:「世子繁忙,我還——」 她說著,便要抬腳出去。正此時,一隻腿忽然屈起橫在兩邊的車廂壁上,將沈時葶的去路擋了個結結實實。 陸九霄顯然從她那雙澄澈的眸中準確捕捉到一絲抗拒的意思,唇角一僵,頓時便冷了臉。他可憐她日日圈在半大的屋子里,她倒好,竟還不領情。 思此,男人臂膀一個用勁,沈時葶驚呼一聲,穩穩坐在他腿上。那只灼熱的手心,緊緊覆在她的腰側,鼻尖離她的脖頸僅有一寸的距離。 小姑娘嚇得當即彈起來,「世、世子?」 「砰」地一聲,那小腦袋便撞在了車頂上,然而沈時葶不敢抬手去揉。 聽此動靜,秦義在外頭遲疑地喚了聲:「主子?」 無人應話。 陸九霄定定望了她一眼,眉心輕輕蹙起。 他發現了。 只要不在花想樓里,但凡是在外頭,無論是何處,她都會給自己披上一層良家女的皮,他碰不得。方才在璽園門外吻她的那一下,若非他死死扣住她,人指不定能蹦出三尺多的高度來。 想到這,陸九霄唇邊揚起一道似嘲似諷的弧度。什麼毛病,他還治不了她? 於是,陸九霄對外道:「秦義,直接走。」 誠然他方才並未有非留她不可的意思,可陸世子便是這樣的性子,你越逆著他,他越是非做不可。 外頭的人似是也懵了一瞬,好半響才落下一聲「是」。秦義一拽手中的繮繩,那馬兒兩蹄抬起,往後一仰,連帶著車廂也狠狠一晃。 沈時葶尚未坐下,猛地趔趄兩步,趕忙扶著小幾坐好。 她驚魂未定地望向陸九霄,也不知她怎麼了就惹怒了他,沈時葶實在不解,緊緊攥住袖口,心下還在揣測,手上動作倒是極快—— 她提壺斟茶,舉著杯在他眼前。 許是受石媽媽耳濡目染,她打心底里不敢惹怒他。 小姑娘受驚後的嗓音軟軟的,還帶著幾縷顯而易見的膽怯,道:「世子,喝茶。」 果不其然引來一聲輕諷的嘲弄。 沈時葶的頭皮一陣發麻,捏著茶碗的指尖微微用勁。 待到眼前那只白嫩的手微微顫動時,陸九霄才大發慈悲地接過茶碗,「咚」地一聲扣在小幾上。 他笑了聲,道:「沈時葶。」 「還是你想回去伺候李二,嗯?」 話落,小姑娘那張臉瞬間慘白。李二這兩個字幾乎成了某種按扣,「啪嗒」一聲便能將那些駭人的記憶全從匣子里放出來。 她攥緊手心,僵硬地朝陸九霄搖了搖頭。 男人擒住她下頷,眼尾微微上揚,道:「就是出了甜水巷,你也是花想樓的人,難道不知道嗎?」 若說方才她還只是畏懼,現下便是一盆冰雹澆頭而下,腦袋嗡地一下,又冷又疼。 她怔怔地回看過去,嘴角抿得緊緊的,圓圓的眸子泛出一片紅暈,聲音很輕,也很低,道:「我知道。」 陸九霄松開手,用扇骨敲了敲腿,「坐過來。」 小姑娘咬了咬唇,不得不挪了身子,端端正正僵坐在他腿上,活像臋下有千百根釘子似的。 男人垂頭,撥了下她的衣領。 鼻尖觸碰到姑娘粉妝玉砌的脖頸,他輕輕嗅了一下。 一股酥麻感自下而上傳來,沈時葶愈發挺直背脊。 「哼——」忽的,她忍不住低吟一聲,又急哄哄用雙手捂住唇,忍著那人在她脖頸上啃咬。 然而,這聲低吟終是傳到車廂外,馬車冷不丁晃了兩下。 陸九霄抬起頭,輕飄飄往外瞧了眼道:「好好駕你的馬。」 半響,秦義嗡聲應是。 沈時葶的脖頸自耳根,頓時紅了個徹底。 男人惡劣地捏了捏她的耳垂,在她耳畔嗤笑一聲,緩緩道:「你都怎麼誘我的,出了門就不認了?」 說罷,陸九霄便松開了她,將小幾上放涼的茶一飲而盡。 一路靜謐無聲,唯有車輪碾過石板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帷幔晃動,時不時被吹開一條縫隙,或大或小,沿途是一排排桃花和青柳,春日的暖旭落在車窗板上,越駛向京郊,綠植便愈是燦爛。 沈時葶僵硬得如一座石象,這難得的京都春景,她是無心再賞了。

 

這本是很典型的古言甜文,前面不錯看,女主淒慘又可憐,親爹超疼女主,小時候還會手把手教女主一些醫術,但很可惜的是早早就過世了,娘親卻不愛女主,因為女主不是她親生的~所以把女主賣到青樓,開篇女主已經在青樓,老鴇一直想把女主收服,但女主抵死不從,有個炮灰男配看上了女主的美色,回回來都點女主,想上了女主,炮灰男配還有著很噁爛的性癖好,女主怕得要死,某晚從炮灰男配的房裡逃了出來遇到男主,就哀求請正好過路的男主救她。

男主前期真的花又~其實也沒多渣,男主不碰雛,當晚從炮灰男配的房裡把女主救出來,也是想上了女主,畢竟女主美,結果一看竟然守宮砂還在,嘖,只好叫下人拿水來,但女主留在身邊一段時間後,flag通通都倒了,不但吃了,又各種寵她,邊寵還一定要邊嘴,「你服侍我還是我服侍你,瞧給你能耐的」,而且碰到女主的大小事,都是腦子一熱就衝了或上手了,又在事後訓下人們「你們怎麼沒攔著我」笑死我XD

男主偶然一次發現女主會點醫術,就帶著女主去秘密救治一位神秘人物,中間又發生一段事故,男主受了點傷,在受傷期間,男主聽到下人們在討論關於女主救治好神秘人物後,該歸何處,一開始也是不忍心女主,而且大概還有著處女情結,想到女主回青樓搞不好又會被炮灰男配玷污,想到就不爽,才一直帶在身邊的,但聽完下人們的討論,真實心疼了,花了一筆費用把女主贖回來當丫鬟,還跟著女主定了一個「兩個月時間,把自己治好,就可以回老家過好好生活」的口頭約定。

中期開始走劇情線,男主一直有個好友,是位小將軍,但卻死了,男主一直在找尋好友遺失在外的一塊玉,找著找著意外發現女主多年前被替換了身份,女主才是真正的千金大小姐,一方面,女主盡心照顧男主的病情,男主也慢慢對女主上心,又在那邊自己生氣自己,瘋狂腦補女主是不是想要快點治好他,離開他身邊XD

後期女主認親,結果假千金還推女主,害女主撞碰頭,真不要臉,作者還狗血的下了個失憶梗,但騷還是男主騷,失憶了也可以浪一下(一下就恢復記憶了),假千金也挺慘,直接被轟走,結尾所有人都幸福美滿,男女主也完美he,除了大哥,作者還沒寫完番外,說是會有平行番外給大哥一個好結局,哎~如果大哥正文中能早點回來接女主多好,可惜be了~

整本非常甜、非常可,全文無刀,男主前期花又稍微渣,狗也很狗,但都在我可以接受的範圍,因為男主身世的關係,所以才養成這個個性的,女主出現後也是很負責、有擔當的,看著男主走向真香大道,日常打臉實在非常開心,喜歡古言甜文的這本可以入,整體偏中推。

0 則留言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