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偏中推]《榜下貴婿》作者:落日薔薇


4星+ 古言/青梅竹馬/復仇/偽骨科/甜文/推理解謎/輕鬆搞笑 54萬字

文案:
江寧府簡家世代經營金飾,是小有名氣的老字號金鋪。簡老爺金銀不愁,欲以商賈之身擠入名流,於是生出替獨女簡明舒招個貴婿的心思來。
簡老爺廣撒網,挑中幾位寒門士子悉心栽培、贈金送銀,只待中榜捉婿。陸徜就是簡家「魚塘」中的一尾魚,卻被明舒一眼相中,早早許了芳心。
奈何陸徜無意,又恨簡家挾恩以報,對簡明舒從無好顏。
鄉試放榜那日,簡明舒終與陸徜鬧僵,二人劃清界限,恩怨兩消。
這事到此本已了結,二人從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可是後來……
陸徜還沒離開江寧府,簡家就遭了劫,簡明舒重傷。為了報恩,陸徜救下簡明舒,怎知她睜眼之後竟前塵俱忘。
怎麼辦?
簡家死得只剩簡明舒一個人,陸徜無奈,只能把人帶去京城。
為免簡明舒再生那些不該有的心思,陸徜騙了她。
「你是我妹妹。」
對,簡明舒成了陸明舒,後來又變成新科狀元的妹妹,在京城炙手可熱
再後來,陸徜悔不當初。
雷電指南:
1、背景架空,參考唐宋明,設定為劇情服務,虛構成分高。
2、1V1,前三章微虐女主。
3、男女主非完人,難免性格缺點。
4、其他待發現的雷。

因著謝熙那破事,明舒和殷淑君都陪著聞安飲酒,嘻嘻哈哈鬧到夜幕降下。酒是果酒,雖說不烈,但喝多了也上頭。 殷淑君就不必說了,喝到一半便趴倒,明舒都沒撐過去,陪聞安喝得酩酊大醉,最後被郡王府的人送回家去。 馬車在巷口停下,老嬤嬤陪著明舒回家,一邊叫著「娘子,小心腳下。」一邊要扶她,明舒卻甩開她的手,笑嘻嘻道「我沒事。」 她搖搖晃晃往家走去,回家的路倒還認得,沒多久就走到家門前。 燈火已點,門外站著個著青衫的人,修長挺拔的身姿,被屋裡的光芒籠罩,愈顯人如修竹。明舒止步,站在數步開外的地方歪著頭怔怔看著——腦海裡又是無數支離破碎的畫面閃過,抓不住摸不著,她想不起他是誰,只是心臟又不可扼止地撲通撲通直跳。 「怎麼喝成這樣?」那人轉身看到她眉頭大蹙,箭步走到她身邊。 明舒醉眼像蒙了層紗,看不清眼前這人的模樣,只能直勾勾看著他,旁邊的老嬤嬤和他交代了幾句話後轉身離去,把人交給他。 「陸明舒?!」他有點生氣,衝她吼道。 明舒咬唇伸手,卻是一把掐在他臉上,狠狠捏起他臉頰上的肉,嘀咕「讓你模糊,讓你不讓我看清楚!咄,還不給本娘子現出原形。」 陸徜的臉頰肉眼可見被她掐紅,他深吸三口氣,把火氣壓下,彎腰一扛,把人給扛到肩頭,怒衝衝邁進家門,把曾氏給嚇了一大跳。 「阿娘,勞煩你給她煮碗醒酒湯。」陸徜交代了一聲,扛著人上樓,把她送回房中。 明舒倒在床上,天旋地轉,眼前一片金星亂飛。 陸徜脫去她的鞋子,將她身體擺正,又扯過被子,剛要蓋下,一動不動的人忽然展臂而來,圈住了他的脖子,把他往下一拉。 明舒半睜開眼,醉眼惺忪,雙頰暈紅道「我知道了,你是……宋清沼……」 「……」陸徜腦中轟地一聲,炸了。 明舒的手,雖綿軟卻有力,吊在他脖子上遲遲不肯松,陸徜被拽得幾乎要貼到她臉上,少女馨香夾雜著酒氣,宛如醉人佳釀,世間最烈的酒,也抵不過她此際懾魂奪魄的嫵媚,然而她嘴裡吐出的名字,卻又讓人狂風暴雨般生氣。 陸徜正在經歷兩重天的折磨,他既要抵御明舒的美色當前,又要控制馬上要衝破胸口的怒火,著實是對他理智的可怕考驗。 他雙手撐在明舒腦袋兩側,避免自己被拽到她身上,拳頭卻是攥得死緊。 「陸明舒,你再說一遍,我是誰?」陸徜發誓,如果再從她嘴裡聽到那個名字,哪怕只是個姓,他也會想辦法堵住她的嘴。 「你是誰?我哪知道你是誰?你煩死了,每次出現都模模糊糊,你……」明舒夢囈般開口,說著說著,她也生起氣來,跟他較上勁,雙手又重重把他往下扯。 陸徜沒防備,力道一松,竟被她拽下去,頭貼著她臉頰落在她枕邊,整個人都懵了。 「你湊近點,讓我瞧瞧到底是誰。」明舒側了身,捧著陸徜的臉瞎摸。 陸徜的臉白了又紅,紅了又白,最後徹底轉紅,半倚在她枕邊側身躺了,從自己臉上把她的抓下來,道「那你瞧清了嗎?」 「瞧不清啊!」明舒委屈地搖頭,然後又掙開他的大掌,雙臂一圈,摟著陸徜的脖子把人給撈在懷裡,「不管了,你就留這陪我。」 反正是場夢,可以為所欲為。 陸徜險些窒息。 他艱難地扳正明舒的臉,道「陸明舒,你給我聽清楚,我是陸徜。」 「陸徜啊……陸徜……」明舒迷迷糊糊地嚼著他的名字。 「是的,陸徜。」陸徜強調。 明舒本迷茫著,被他一強調,忽然「啊」地怪叫一聲,按著他的臉把人狠狠往外推,然後扯起被子一蒙頭,含糊不清的聲音透過被子響起「陸徜……是阿兄……阿兄不能……下去下去,快下去!」 好可怕,好嚇人的噩夢! 她不要。 「!」陸徜的心,用爆炸已經無法形容了。 和著在她夢里,宋清沼爬她床可以,他就不行了? 如果他沒理解錯,她是這個意思? 陸徜霍地直起身子,伸手扯她的被子,要和她把話說清楚,門旁忽然傳來兩聲清咳。 他一轉頭,自家親娘又站在門口,手裡捧著醒酒湯,正眼光幽幽盯著他。 「出去,別趁你妹妹醉欺負她!」曾氏盯著他。 「……」陸徜重重攥拳後又松開,猛地離床而去。 曾氏搖了搖頭,上前扶明舒起來喝醒酒湯。 一夜,就在陸徜的輾轉反側與明舒的呼呼大睡中過去。




最近書單很多,開書前還交給我朋友幫我先挑,結果兩位都叫我先開這本,單看文案就誒這本好香,開書之後就喔~~不錯不錯,就本是個兩情相悅的青梅竹馬卻硬生生被男主凹成偽骨科,拿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自掘墳墓的故事,就算知道女主夢裡的人是他,卻也不能解釋,天天看著女主跟男二交談,在醋海裡游來游去。

女主出生在簡家,算是還不錯的富商家庭,女主爸爸一直想給女主找個貴婿,但偏偏女主就看中了一起結伴長大的男主,男主寒門出身,但相貌好又很聰明,早晚都會高中的,女主爸爸卻老是跑去榜下幫女主張羅婚事,男主知道後,就覺得女主一家對他的靠近是動機不純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就對簡家沒好臉色,連帶著青梅竹馬的女主也冷淡下去了。

女主是個感情上很放得開的個性,放榜那日,跟男主談開之後就一拍兩散,打算再也不見男主,卻招逢劫難,女主家一夜之間全家上下慘死,女主也從坡上滾了下來得了離魂症,再也不記得往事,男主在前往考試的途中救了女主,也因為那時不喜歡女主,索性把女主認作是自己的妹妹,讓女主之後斷了心思,女主過沒多久後完全把男主當成自己哥哥,男主的媽媽也好有意思,本來因為女主從小就在身邊看著大的,所以很有好感,之後看著男主在自己挖的坑掙扎也在旁邊笑笑不干預,看男主理智快斷,還會叫男主冷靜點,這妹妹你自己認得XDDD

而女主因為記憶模模糊糊,在腦子里一直有個穿著青衫的男子,她下意識就覺得那是自己喜歡的人,導致男二一出現,跟記憶裡的人非常相似,脫口而出的「我要嫁他」,讓男主青筋都快裂了XDDD 但因為男主自掘的墳墓,讓女主知道哥哥是不能被褻瀆的,偶爾兩人有點意思的時候女主就開始道歉,不好意思太冒犯了,讓男主恨自己為什麼要講之前那句話。

從25%過後,女主因為總有點感覺不太對勁,不管是生活習慣上跟皮膚上的尊貴關係,老是覺得自己跟男主和男主媽媽不太一樣,就想掙錢,讓自己不要那麼沒用,就去找了份活,也很巧妙地解決了豪門的案件,後來做了口碑出來,就一直有人會來找女主幫忙解決案子,在幾個案子中也有一點女主簡家滅門案的苗頭,85%女主才恢復記憶,之後和男主一起解決了簡家滅門案。

這本架構可以、劇情可以、人物可以,但可能因為前25%我實在太喜歡了,導致我對這本期待過高,從中期女主進入破案的劇情,破案的劇情就變得一點也不香、不吸引我了,加上女主記憶醒來的時間太晚,我甚至是加速翻完的,算是讓我一言難盡看完毫無動力想寫評的一本XD 或許有人會非常愛這本,微博蠻多人給中偏大推的,可以去瞧瞧~

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