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偏中推]《星際第一瀕危嚮導》作者: 璃子鳶



4星~4星+ 星際/末世/科幻/哨嚮文/男強女強/勢均力敵/精神體play 馴狗文學/異能/男二火葬場/雙向奔赴 馴狗大師x美強慘狂氣值max瘋狗 79萬字

季沈嫣正在赴死。
未來世界,人類分別覺醒為哨兵和嚮導。
哨兵縱使強大,但每次使用能力,都會離畸變更進一步。唯一能給予淨化的,便只有嚮導。
然而嚮導已稀少至即將滅絕。
季沈嫣穿成了珍貴的嚮導。
原本該過上咸魚躺平的生活,卻好死不死只是個淨化量稀少的C級,被家人出賣給軍部,要向一名S級淨化,從而延緩他的暴走時間。
「高匹配度的時代已經過去,哨兵和嚮導的匹配度連50%都成了奢望,淨化變得極其痛苦。」
「人人都病態的追求著無法實現的高匹配度。」
「你是個垃圾C級,淨化的又是瀕臨暴走的S級哨兵,絕無可能擁有高匹配度,他隨時都可能把你碾成肉泥。」
所有人都以為季沈嫣會嗝屁,包括季沈嫣自己。
然而——
季沈嫣在替S級哨兵謝絕淨化的時候,感受到的竟然不是低匹配帶來的痛苦。
而是,愉悅。
季沈嫣:???
淨化過程變得極度簡單。
為了活下去,季沈嫣如同追求多巴胺一般,主動進行了深層次的淨化。
令她更沒想到的是,隨著接觸時間的增多,匹配度也會隨之增加,不光是眼前的S級哨兵,甚至可以和任何哨兵都達到高匹配。
30%。
40%。
50%。
以及無人能達到的、傳聞中的100%。
—
S級哨兵謝絕是人類最重要的瑰寶,卻以性情狼戾、癲狂著稱。
在他出生以來,就從未遇到過匹配度超過30%的嚮導,所體會到的淨化,全都是痛苦。
為了活下去,不得不強忍低匹配的淨化。
那種痛苦如火燒、如刀割、如重錘。
人人都說,他若是畸變,將會成為最瘋的那個怪物。
謝絕被鎖到了暗無天日的軍部監獄,等待著生命終結。
直至……
一位嚮導的出現。
在這種該死的世界里,無人能夠逃脫痛苦,無人能感知淨化的愉悅。
但一切忽然都變得不一樣。
這是由季沈嫣,給予的唯一甘甜。
#親愛的,你是我的無上至寶。#
#然而這一點,對全世界的哨兵,皆是如此。#  
——————————
閱讀指南:
1.立意的那句話摘自《人間》。
2.自產糧,【私設眾多】,我流世界觀。
3.哨向的設定很容易理解,如果對文案感興趣的寶們歡迎嘗試呀。
4.【重點科普】
嚮導對哨兵有支配作用,匹配度越高越是如此,殘缺嚮導相當於失去了這個作用。嚮導的價值取決於等級(淨化量的多少),越高等級的嚮導越珍貴。
控制嚮導就等於控制哨兵。
5.非純甜文,正劇向。
內容標籤: 科幻 情有獨鍾 天作之合 末世 
搜索關鍵字:主角:季沈嫣,謝絕 ┃ 配角: ┃ 其它:下一本《叮!您的邪神大號已上線[無限]》 
一句話簡介:他若是狂犬,你便是他的仁慈。 
立意:立意待補充

「謝絕閣下,請你冷靜一些!」 「你的暴走率還沒有完全控制下來!而且她也不過是個嚮導,沒有任何威脅!」 誰知── 謝絕只是用手指,一筆又一筆的在玻璃上寫著:[為我做淨化,你昏迷了三天?] 在那一次的淨化,謝絕雖然昏迷,卻沒有痛苦的記憶。 好似還有極深的……快感? 就連他自己也感到疑惑,到底是他沒有意識,還是完全不痛苦? 可沒等他想太多,謝絕就聽到了,周圍議論季沈嫣昏迷三天的事兒。 季沈嫣搖頭:「還好。」 他看著她。 專注、危險、直逼而來的渴求和危險。 就像是餓了許久的鬣狗,下一秒便要咬上它夢寐以求的肉。 他的……刻印嚮導。 那個答案快要脫口而出,卻默契的在兩人之間克制。 謝絕用手指寫下的第二句話── [一對一匹配。] 或許是因為手寫的緣故。 季沈嫣只感覺這一行字,比說出口時,更尖銳百倍。 咚咚咚。 心臟止不住的發麻,一觸即燃,她顫抖著,正在被過於危險的東西覬覦著。 她直視著他,一牆之隔,卻好似比平日靠得更近。 季沈嫣沒有回答,反倒學著謝絕寫道:[如果我到了A級,我會考慮。] 這一幕太有衝擊感了。 就連方才想要制止的看管人員,都停下了腳步,怔怔的看著她和他。 深紅色的光團打在他們的身上,令他們的影子糾葛了起來,也重合得更加密不可分。 ──兩個不知未來的人,正在約定未來。 顧東樹看得眼睛發酸,心口酸脹難受,有時破防僅一瞬間。 分明沒有對話,僅僅兩句罷了。 但這兩句,已勝過千萬句。 短暫的探視結束,季沈嫣便要離開這裡。 她回望著那個房間,謝絕又被增大了藥劑,頭無力的垂下。他要離開西部基地,坐上K11768列車,便需要用比平日更多的藥物去穩定精神。 她們下一次,會怎樣見面呢? 兩三天後,她即將晉升B級,進化出精神體。 但凡能找到蟲卵,離她成為A級的時間,不會太遙遠了。 待到兩人徹底走遠,不見身影,看管人員才發問:「她是……?」 誰也沒有回答。 許久之後,他們才想起了一件事:「好像是為閣下做了淨化的嚮導,卻昏迷了三天,這事兒還引發了抗議。」 「為S級淨化!?嘶──她是什麼等級!」 「C級。」 眾人:「……」 他們震驚的看向了門口,季沈嫣剛出現的時候,誰也沒有過多留意。 但僅僅十分鐘過去,就在他們的心裡留下了極深的印象。 難怪,那位會允許她的探視。 另一邊。 顧東樹帶著季沈嫣回到了電梯,上方的滾輪正不停旋轉,似乎使用太久又沒有維護,從而發出了機油不夠的咔咔聲。 禁閉的空間內,某些情緒得到了更深的醞釀。 想起方才季沈嫣寫下的那一句話,憋了許久的情緒,便如洩洪般奔湧而出。 「謝謝。」 一個大男人,竟哭成這樣? 她不知道他們經歷過什麼,可他微微躬下腰的時候,好似平日裡硬撐的東西,在這一瞬間被細針扎破,委屈了太久,終於找到了宣洩口。 季沈嫣緊抿著唇,過了許久才開口:「我只是答應了……A級再考慮。」 「我知道你為什麼會這麼說,現在的情況太複雜了。再者,哪怕你為S級淨化成功,但C級和S級,的確是一道鴻溝。等級的限制,天然限制著匹配度,在你升到A級之後,興許真的可以測出一個我們期待的數字。」 顧東樹無比慶幸的說,「已經很好了,至少還有個希望。」 微弱的、渺小的、仍舊是希望。 在季沈嫣出現之前,他們哪裡擁有希望? 顧東樹由衷的想── 哪怕……哪怕淨化是痛苦的。 也請允許,哨兵自己去選擇想要奔赴的痛苦。


 

這本不是爽文,風格是正劇畫風,這本微博跟評論區的畫風非常兩極,喜歡的會喜歡,嫌它文長內容水的也很多,不過我個人是喜歡看動漫的人,所以我覺得這本在某些副本來說,文筆有動漫的打架感,有一個生命線副本,甚至讓我品出了鬼滅無限列車的既視感XD 感覺這本劇本拿去畫動漫應該會很好看,不過就是因為打架戲的部分,文筆筆力不夠,所以讀起來有點混亂,文筆算硬傷吧,很介意文筆的朋友就慎入了,因為我很喜歡男主人設,夠瘋描寫得夠色,出場還套止吠器,文中還有女主幫男主套脖環的part,結尾章還為了女主哭唧唧,太戳我性癖了,所以我還算愉悅地看完了。


這本的哨兵是異能導向,但使用異能容易暴走,暴走畸變後就會變成怪物,成為畸變種;嚮導則是淨化導向能壓住哨嚮暴走率,使哨嚮異能能順利使用。女主是曾經瀕死後吞了蟲卵外掛的嚮導,男主則是黑暗時代生存下來,僅剩五個的S級哨兵之一,能力值太高,持續在畸變邊緣,因為找不到匹配值高的嚮導,隨時快炸掉,開頭因為快變成畸變種被關起來,女主則是被怕死的妹妹陷害,替代成為要獻祭給男主淨化的哨嚮,開頭即蘇文,女主成功淨化還差點被男主完全刻印,因為害怕男主立刻烙跑,而男主因為女主的能力盯上女主,想要完全刻印所以開啟找老婆行動,前期就是諜對諜,一個你逃我追,男主要等到43章才會確認老婆。


這本能看得出來作者設立的世界觀很大,我覺得目前讀起來有印象的星際末世文大概就這本最悲壯、最慘烈,出場的人物都很立體,不過便當發的有夠多、有夠快,甚至有很多你才剛喜歡上的角色下秒他就死了!每一個副本都有人死,就跟進擊巨人的壁外調查一樣,怕創的閱讀前要有心理準備,其實我讀一半有覺得作者是不是想要走進擊巨人的那種風格,會穿插一些哲理句子和為了人類生存曙光不惜一切要探詢真相,和一些為了未來研究的激進份子,就那種沉重無力感有像。


戀愛線很嗑比重上要很高的,這本還是算了,因為這本比重太低了,大概是劇情戀愛8:2而已,前期你追我逃,也有男二火葬場,中間是利用關係,最後才是非你不可的階段,而這中間超多部分都是在逃難跟打怪,相處的時間很短暫,讀起來我覺得稱不上絲滑。尾聲大決戰可以,首尾呼應,在畸變中男女主的雙向奔赴,大刀創得非常可以,差點被創到爬不起來,故事中間的伏筆也都有對應上,其實整本上的設定都很不錯,但小細節跟反派的黑化感覺少了深度的描寫,導致我看的時候有點迷迷糊糊不太能理解,怎麼就突然激進了?還有一些配角發便當感覺就是為了發而發,為了讓這個犧牲背後的宏大感而宏大,不過設定上是蘇的,可以流暢看完,希望下本作者可以寫更好,如果不介意前面寫的雷點&不怕這本是讀起來很刀很創的哨嚮文,可以試試看~

0 則留言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