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中推]《錯撩反派大佬後我飛升了》作者:寫離聲



4星半 非正經古言仙俠/男主鮫妖/男主美強慘/男主病嬌/男主變態 男主綠茶/女主女配/師姐師弟/救贖文/系統文/囚禁/微狗血/雙向奔赴/有糖有刀 騎姨娘上學的財迷女主x美強慘病嬌裝乖的小師弟 慢熱日常流沙雕小甜餅 59萬字


本文文案:
卷王戚靈靈穿越了,穿進一本古早玄幻虐文,成了小美人魚梗里的未婚妻。
新婚之夜,女主跳崖,男主發瘋,把她捅了三刀,拔去靈根,逐出門去。
她被所有人唾棄,師門不要她,親爹不認她。
走投無路之下,她竟然鋌而走險,企圖勾引全書最大反派,被大佬一刀抹了脖子,結束冤種的一生。
戚靈靈:啊這……像這種高危工種,高低得有個五險一金吧?
勞動保障是沒有的,唯一的福利是可以把書中角色的仇恨值轉化為錢。
戚靈靈又可以了:先薅它一個小目標!
她開始到處拉仇恨賺錢。
把渣爹、師門、原書男主薅了個遍,戚靈靈把目光投向了那個抹她脖子的大反派……
凶殘的大反派這時候羽翼未豐。
戚靈靈找到他的時候,他剛逃出深淵囚牢。
少年遍體鱗傷,骨骼寸斷,鮮血順著蒼白肌膚蜿蜒,那雙冰冷的黑金異瞳卻散發著危險氣息
戚靈靈決定弱小無助的大反派撿回去,養起來,一天三頓地薅
書里說大反派最討厭別人煩他
戚靈靈每天早上雷打不動自帶小板凳去敲門:「小師弟,起來嘮嗑呀」
書里說大反派最討厭甜味
戚靈靈變著花樣給他做甜食:「我特地放了很多糖,甜不甜?」
書里說大反派最討厭肢體接觸
戚靈靈:「貼貼」
起初餘額暴漲,然而有一天突然薅不動了。
大反派屋裡擺上了她的專屬小板凳,大反派開始吃她的甜點,大反派沒有拒絕她的貼貼……
戚靈靈:這是產生耐受性了?
她冒著抹脖子的危險下猛藥:「小師弟可愛,想太陽。」
大反派:「可以。」
戚靈靈:「???」
……
祁夜熵初遇戚靈靈,正是他最狼狽的時候,彼時他剛逃出海底囚牢,七百二十枚透骨釘封住全身邪脈,鎖鏈穿透琵琶骨,被迫像野獸一樣廝殺,博台下人一笑。
他從未想過有人會把他拉出深淵,看見向他伸來的素手,彎彎的笑眼,他覺得那人一定是個別有用心的騙子。
可明知如此,她的笑容,她的氣息,她的觸碰,還是日復一日,水滴石穿地在他心底蝕出一條裂縫
後來,祁夜熵發現她果然是個騙子,可他早已萬劫不復
慢熱日常流沙雕小甜餅
「祁夜」是男主姓
內容標籤: 系統 
搜索關鍵字:主角:戚靈靈 ┃ 配角:祁夜熵 ┃ 其它: 
一句話簡介:冤種女配作死暴富 
立意: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再說,」祁夜熵以左手托起她下頜,右手無名指將藥膏輕輕點在她傷口上,一下又一下,徬彿輕啄,「你的傷也是因為我……」

戚靈靈心一緊:「我自己磕破的,和你有什麼關係……」

「小師姐是因為救我才弄得氣虛體弱,」他一邊說一邊細緻地用指腹把藥膏緩緩推開,像是充滿愛意的摩挲,「不然怎麼會在平地上走著就跌倒。」

語氣中有一絲幾不可察的嗔怪。

藥膏隨著他手指的動作由冰涼轉為火熱,帶起陣陣顫慄,戚靈靈的雙頰也跟著燒了起來。

「還沒好麼?」她嘴唇不能動,含糊問道,聲音像是繃緊的細弦。

「小師姐別急,」像是故意和她作對,少年動作更慢,「要讓藥慢慢滲進去,傷才好得快。」

他的動作小心翼翼,充滿了呵護之意,神情專注,好像她的嘴唇是最貴重的珍寶,給她上藥是天地間第一要緊的大事。

等他指尖上的藥完全抹完,戚靈靈簡直好像過了一輩子那麼長。

上完了藥,祁夜熵也沒立即放開她,只是托著她下頜細細端詳,拇指指腹不經意似地一下下擦過她唇緣,像是要擦去不小心塗到外面的藥膏,可他剛剛塗得那麼仔細,根本沒有擦過界一點。

兩人靠得那麼近,戚靈靈一抬眼就能看到他眼眸中自己的倒影,幾乎有種他眼裡只有她的錯覺。

少年微垂眼簾,長睫輕輕顫抖,半掩著蠱惑人心的眸光,他慢慢靠近,鼻尖幾乎與她相觸,他微微側過頭,像是要接吻。

戚靈靈像是被施了定身術一樣無法動彈,心臟怦怦亂撞,好像要把自己撞暈過去,於是她也一陣暈眩,幾乎無法呼吸,不由微微張開雙唇,緩緩闔眼。

可就在這時,祁夜熵卻突然鬆開手,和她拉開距離。

戚靈靈這才發現自己會錯了意,雙頰的緋紅蔓延到了脖子根,連耳尖都紅得要滴血。

她下意識地舔唇,祁夜熵用指節擋住她舌尖:「小心,別舔到傷口,這幾日傷口不可沾水。」

他說得一本正經、公事公辦,徬彿方才曖昧的氛圍全是戚靈靈自作多情的錯覺。

她不禁有點惱羞成怒:「多謝小師弟,我走了。」

祁夜熵:「我送送小師姐。」

戚靈靈:「不用了,謝謝。」

說著提起裙子便跑,卻不慎絆到了屏風腳,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地,幸好祁夜熵眼明手快,橫臂攔住了她的腰。

「小師姐小心,別再磕傷了,」少年在她耳邊道,聲音裡有一絲淡淡的笑意,「我送你到門口。」

這下戚靈靈也沒臉再拒絕了,只能任由他牽起自己的手。

他的體溫比一般人低,但此時手心卻是溫暖而乾燥。

一到門口,祁夜熵便鬆開了她的手,握住跟著飄過來的夜明珠,然後不知從哪裡拿出一隻胖乎乎巴掌大的玉貓燈,白底上面有天然的黃色條紋,雖然玉質不見得多好,但雕得惟妙惟肖。

他把夜明珠塞進貓肚子裡,遞給戚靈靈:「小師姐拿著。」

戚靈靈道:「不用,我有夜明珠。」

祁夜熵拉起她的手,把檀木柄放進她手心,合上手指:「上元那天想給小師姐的,沒來得及就遇上了那些人。」

戚靈靈這才想起那天她在一個攤子前吃湯粉,祁夜熵離開過一會兒,沒想到是買了這個。

「無緣無故為什麼送我東西?」戚靈靈低下頭摸摸貓耳朵,「這個挺貴的吧?」

玉貓看著就造價不菲,再加上一顆成色上好的夜明珠,對現在的大反派來說可能已經是傾其所有了。

祁夜熵:「只是一盞燈罷了。小師姐早些歇息。」

他的目光落在她唇上:「小心別碰水。」

戚靈靈提著燈離開,走了幾步停下來回頭望瞭望,少年靠在門邊,只看得見頎長的輪廓,看不見他的神情。

她突然想起自己手裡提著燈,對方一定把她的動作神態都看得一清二楚,連忙轉過身去,快步走回自己房裡。

回到房中,她沒點燈,也沒拿出夜明珠,只把小貓燈放在床邊,剛放下又拿起來摸摸,一會兒把夜明珠取出來看看,一會兒又塞回去,去泡澡的時候也帶著,就把它放在淨室的壁龕上。

衣服脫到一半,她瞥見小貓圓溜溜的黑曜石眼珠,不知怎麼有點不好意思,把它掉了個個兒,讓它圓乎乎的屁股朝外。

戚靈靈從池中撩起一片水花,潑在貓屁股上:「壞得很!」


 

這本開頭有點糟,有一種要爽不太爽的古早爽味,但畢竟寫離聲是寫過兩本很有名的《虐文女主只想煉丹[穿書]》和《替身竟是本王自己(雙替身)》的書,所以我想這作者他應該有他厲害的地方,就繼續看下去了,結果中期到結尾超級順暢,這本前期慢熱,男主遲遲沒有出場,大概是30幾章才出現的,會拆原書男女主&黑原書男主,男主是美強慘變態病嬌裝乖的小師弟,有囚禁情節,有系統,系統會發布任務,比重不算大,劇情中有一點點的狗血梗,介意慎入。


沙雕女主穿到古早玄幻虐文,身份牌為惡毒女配,系統夾帶了一個拉仇恨值可以轉成修為的斂財之路,女主開始舉一反三薅羊毛,得罪了身旁所有人,甚至還騎姨娘上學XDDD 當然最肥的那頭羊就是男主了,女主開始作死慢慢摸出怎麼作死可以拉仇恨,又不會讓男主殺了自己的底線。男主美強慘原身是祁夜鮫妖,祁夜是這本故事中集齊世間萬業的邪魔,所以小小年紀就被綁在斬邪陣,被釘上十二根天極柱,因緣際會女主撿到了一張藏寶圖,以為可以挖寶了,結果卻是不小心拔了男主的一根天極柱,讓男主逃了出來。


這本劇情感情五五開,劇情整體來說輕鬆歡脫,原書男主被女主騙去挖糞真的太好笑kkkk,感情線兩個一直都很曖昧很好嗑,有秘境貼貼、有嫉妒吃醋還有男主的金鮫血,可以催歡,女主中間有中毒所以有用手的也有...被屏蔽的,但寫的很晉江(扶額),這本蠻多男主視角,所以我看得很愉快,尤其是那段女主以為自己看睏了,結果是男主偷偷下咒要做壞事先讓女主睡著,結果壞事沒做到卻看了女主整整一個時辰,啊~~名場面瘋狂心動!!還有喝甜湯也是,自己討厭甜食卻為了女主都會吃進去,沒有情感,但因為好奇女主、喜歡女主,雖然不懂什麼是喜歡,只知道要對女主好,變態男主的多重套路越來越多,越來越茶~看得我也一起邪惡姨母笑,一直期待什麼時候女主會被推倒~~


結尾因為有最終任務,所以女主還是得回到現實世界,正文結尾我覺得算be,番外是he,女主回到現實世界也知道了男主的真相,前期因為有埋梗,結尾的反轉讓故事變得也很完整,讓故事圓了回來,整體閱讀體驗還不錯,劇情線跟感情線都好看,扣除前期開頭不好看甚至有想棄文的衝動外,其餘我覺得都很滿意!不過總覺得這本亮點不明顯啊,好看,也能順順的看完,就給中推了~

0 則留言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